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孤身廚房-真正的魴魚1

前陣子台灣食安風暴嚴重的那段時間,大家還記得一件食材的新聞嗎?

也許大家看到我文章封面的怪魚也許就有點印象了吧?對!就是全台灣的各大餐廳及各賣場業者都籠罩在「假魴魚真鯰魚」的這個荒謬的事件中,至今我還是難以置信,全台灣的人竟然都一起被騙了多年才被揭穿,可以榮登我心中近年來除了回收食用油事件外最不可思議的食安事件之一(苦笑)。

在法式料理中單純的奶油香煎魴魚排就可以讓許多人對於「魴魚」這個食材名稱趨之若鶩,甚至常常可以聽到另一個名稱──「多利魚」。

魴魚,又被稱為多利魚(Dory),最有名的John Dory還有日本的鯛、鏡魚、鏡鯧、遠東海魴、馬頭鯛、海魴及豆的鯛等等稱呼,在台灣北部的魚市中又有一個可愛的名稱叫「白加力」,其實魴魚家族中有大略數個品種,除了提到的John Dory外,還有Silver Dory、Mirror Dory、King Dory等等品種,外表非常類似,頭部佔據整體身體比例近1/3,大眼與戽斗的樣貌讓它在食用魚外表評比中絕對是後面幾名(我好毒舌),所以通常我們買到的商品多是已經處理好的清菲力魚片居多,也就是因為賣的多半是菲力魚片才悄悄埋下商人用鯰魚充當魴魚賣的騙術契機。

文章標籤

孤身廚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孤身廚房-綠黃雙色櫛瓜花1

在大約10年之前,我還是在大學生開始接觸西式料理時,櫛瓜的取得不易,所以價位不低,偶爾到西餐廳吃到時總是想多了解這種瓜到底是什麼質感、如何烹飪,雖然歐美的市場就像我們的茄子、絲瓜一樣普遍,但我真的很難取得,於是每當我逛傳統市場時就開始會找尋它的蹤影。

不過,可惜的是,當時幾乎沒有什麼農民種植,市面上幾乎都是進口的櫛瓜居多,偶爾能在Jasons Market或是City Super等等相較高價位的超市看到它們,但在台灣一般的傳統市場幾乎少之又少,偶爾出現一個臨時攤販賣時,很多人還是搞不清楚櫛瓜是什麼,甚至是把它當作小黃瓜,而且還嫌貴XD

最後,我在學校附近的進口商找到了穩定來源的櫛瓜後就比較不會到超市或傳統市場尋找,因為撲空是常有的事。還記得第一次買櫛瓜回家時,母親看到還認為是不新鮮的小黃瓜,有點軟還不夠青脆,黃櫛瓜則是當做香蕉,哪有人買香蕉買1支(當時超商沒在賣單支香蕉),要買就買一串呀!總之認識新食材總是有很多好笑的過程,不是你我能夠預期的,櫛瓜清炒後口感像較濕軟的蒲瓜,但滋味卻比蒲瓜還清爽,沒有那麼甜,清炒、乾烤簡單撒鹽、胡椒甚是微加蒜粉就很美味。

西餐食譜看久了,就開始會看過「櫛瓜花」這個更不易取得的嬌貴食材,幾年前櫛瓜花也是舶來品,市場上少有台灣自己種植的產品,和進口商詢價後,價錢更是驚人!一條小櫛瓜花價位幾乎直逼正常大小櫛瓜的1~2.5倍之多,當時真的是物以稀為貴,而我還是學生的荷包也更是負擔不起,真的算是稀有的高價位食材了。

孤身廚房-綠黃雙色櫛瓜花2

文章標籤

孤身廚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孤身廚房-橄欖柑橘香烤赤鯮18

自從開始接觸烹飪以來,我覺得魚鮮對很多人而言是有挑戰性的食材,尤其是整條魚,初學者其實其實是害怕處理的,我也不例外。

開始看鐵雄哥的文章後,對於很多的海鮮有更進一步認識,也更願意嘗試各種以往不敢嘗試的魚種,當然,目前我還是不敢處理內臟,這部分還是要交給專業的,如果劃破了膽囊,我的魚就要苦掉了,浪費了一條魚就得不償失。

說到魚,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則我小時候的軼事。

其實,從小我就是在台北市的龍口市場和南門市場成長的,對於市場的喧囂總是感到好奇與嚮往,明明知道會有屠宰、內臟吊掛等等嚇人的畫面,但是探索的熱情從來不減,我最喜歡的便是到魚攤一直盯著檯面上美麗的各色魚種,紅的、橘的、黑的、灰的、藍的、綠的,各式的魚總是讓我想像著自己擁有它們在自己的魚缸中飼養;諷刺的是,以前我最喜歡的魚攤,在他們的檯面前還會擺幾個保麗龍箱,接上打氣機賣著金魚、烏龜、鬥魚,甚至偶爾會有錦鯉,一個攤位兩樣情,食物與寵物同時販賣。

有一次,我不停盯著攤位橘色大水槽中的尼羅紅(紅色的吳郭魚)不肯走,希望母親可以買給我帶回家養,但是一條吳郭魚那麼大,家裡的小魚缸怎麼可能可以養的下,所以母親拒絕了,於是我使出了魚攤站崗的爛招,讓母親屈服於我的堅持,我就是要養吳郭魚!

文章標籤

孤身廚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